撞倒南墙来爱你:第19章 :故意伤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地上一堆破碎的衣服布料。

    男人嘴里叼着支没点燃的烟,姿态随意的靠坐在床上,只在腰间围了条纯白的浴巾,一身性感暴露无遗,他手里把玩儿着一把银晃晃的匕首,杀意在修长匀称的手指间流转。

    沈梦寒只感觉脑子里嘣的一声,理智瞬间土崩瓦解,心脏像被猛地刺了个血窟窿。

    她想拉床上的男人同归于尽,此时此刻只有这个强烈的念头,即便对慕雪的死抱有万般愧疚,即便对他万般爱慕,她也无法容忍他如此糟践她的家人。

    听见门口的响动,沈佳慧环抱着自己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把头埋在胳膊上,不敢抬起头来。

    沈梦寒两把脱了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走过去披了在女孩的身上,然后迈腿就朝着床走去,开口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揪着心挤出来的:我说过,凌慕雪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你要杀要剐冲我来,可是你逼死我父亲,糟践我妹妹,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已经被逼疯了,没有半点理智可言了,从小学男人,解决事情非常爷们儿,扬起拳头就朝着男人砸去:你个混蛋!    而凌慕渊面色无波,没躲没避,挨了她这一拳头的同时,他忽然伸手在她后脑勺上挡了一下,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去。

    两名已经近沈梦寒身的保镖立即收住了攻击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沈梦寒一拳头砸在了凌慕渊那张过分俊美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拳下去。

    凌慕渊嘴角勾起一抹漂亮又阴冷的弧度,与她四目相对,气势爆表,可还是没躲。

    俩保镖何时让凌慕渊被人攻击过?僵在那里又惊又怒。

    渊渊少!    沈梦寒!你特么找死!    蜷缩在地上的沈佳慧听见是自己‘兄长’的声音,竟然动手打了凌慕渊,吓得她抓住胸口的衣服,连滚带爬的过去制止:沈梦寒!别打了!我没事!不关渊少的事!是我是我自己过来求渊少帮忙的    沈佳慧越说声音越小,头垂的很低,脸一阵白一阵红。

    是她自己过来招惹凌慕渊的,她想求他放过她家公司,用身体来换,其实她也不是完全为了帮‘兄长’来求他的,这个男人一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豪门这个圈子里,有哪个女人不想跟了他?她想抓住这个机会跟他纠缠不清,哪怕只是被他用来泄愤。

    可他只是用匕首割碎了她的一身衣服,那一刀一刀是擦着她的皮肤的,他那双眼睛比匕首更锋利,她被吓坏了,根本没敢靠近他的床。

    沈梦寒扬起的拳头猛然僵住,像缺水的鱼儿剧烈的喘息,脑子短路了好半晌,双目猩红的与男人对望着。

    她可不是娇娇女,这两拳头砸在脸上还是有点威力的,凌慕渊的左边脸颊明显红肿了一块儿,嘴里那支烟还叼着,貌似没把这两拳头当回事儿。

    沈梦寒还呆愣着,沈佳慧已经吓哭了,跪在床边不停的道歉:渊少对不起,我哥哥误会了,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凌慕渊把手中把玩儿的匕首往床头柜上一丢,顺手摸了打火机,点了烟,他深吸一口烟,才慢条斯理的出声,话是对着两名保镖说的:沈少私闯民宅,故意伤人,沈大小姐卖淫,报警。

    凌慕渊的这栋别墅,沈梦寒不是第一次来,不用保镖带路,一进去就直奔主卧室。

    看着眼前黑色的雕花木门,她拼命的深呼吸,想让自己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来面对里面的画面,可是没用,只感到刺骨的冷和锥心的痛,真特么要疯了。

    她闭眼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手拧开门把,一掌推开。

    简洁奢华的卧室里,入眼便是女孩光裸着身子,蜷缩在地毯上,浑身瑟瑟发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