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笼云生月笼凉:第三十五章:恕我拖更到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人忽的停下来,他的背部纹身已经看不清晰了,只有翻起的血肉。

    女人也不好过,她的身上也满是伤痕,血液从心脏流出去,却回不来了。

    你,又赢了。莱顿道。他已经看不出来原貌了,只有那双依旧清澈的蓝眸才能看出。

    苏凉没答话,就那样紧握着手中的刀,这把刀叫做妖刀村正。

    莱顿望着暗沉的天色,他的眼睛很好看,浅蓝色的瞳孔,似乎倒映出星辰大海。

    琉璃,你可真让人又爱又恨啊!男人字正腔圆地说出普通话,却有些滑稽,但是却没人笑,因为明天会有一场大战。

    凯瑟琳娜,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苏凉坐在酒店阳台边,旁边坐着凯瑟琳娜,陪着两人的是一地散倒的酒**。

    为什么会这么想?醉酒后的凯瑟琳娜倒是出乎意料地正经。

    我可真是个自以为是的人。自以为是的离开,自以为是的回来,自以为是的放手,什么为了他好,都是放屁!我明明,一点都不想离开!苏凉的眼眶忽然就红了。

    就像一出可笑戏剧,不是吗?我的骄傲,真是一无是处,到最后,把一切都赶走了。

    琉璃,我们,不都是这样吗?我那么多备胎,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男朋友,你知道原因吗?凯瑟琳娜酒红色的眸子充满了嘲讽。

    没等苏凉回话,她自顾自道:因为我就是喜欢被人追捧,我就是享受做女王的感觉,就是享受周旋于其间,用你们中国人的话,就叫做,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对,没错,就是这个词。

    苏凉没答话,站起身来,俄罗斯夜的风有一股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中文不错。苏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最后一次了,休息好吧,再见或许就是敌人了呢。

    凯瑟琳娜摇摇晃晃地起身,要是可以,真不想跟你这个冷血的人对上。

    希望咯!苏凉转身离开,深黑色的眸子里是困兽的暴戾,没有了感情。

    战斗的号角拉响,即使莱顿很戒备,却依旧没有挡住来自六人的偷袭。

    莱顿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如同狮子一般的女人,笑了。

    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就是这样的对决,那时候你就像一只,一只困兽。莱顿道。

    别废话了,来吧。苏凉道,她一向不喜欢怀念,因为这样她只会想起那些灰暗的过去。

    是吗?那么,让我看看你这些年长进了多少吧!莱顿将身上的衬衫撕下,他的背部是诸神之战的纹身。

    苏凉的上身剩下的也只有背心。

    战斗一触即发,两人极速的战斗两人眼花缭乱。

    他们不断的进攻,即使满身伤痕,暴虐的气息蔓延,男人手中的匕首贯穿她的肋骨,她的扫堂腿或许正踢住他的某处肾脏或肝脏

    他们的肌肉已经累了,但是他们的灵魂却永不退缩。

    战斗,战斗,战斗!

    他们忽然又停下,空气中只有血的味道,没有丝毫声音。

    他们紧闭双眼,看起来就好像死了一样然而,房间里响起沉重又密集的鼓声,这是他们的心跳,全身的状态不断沸腾。

    冲锋,战斗,胜利。

    不知过了多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