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客武装:第17章 向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移过目光,定在了菡消失的院门,微微眯眼。

    院门上朱红色的油漆已经脱落的仅剩一丁点儿,或许因为长年风吹日晒,摇摇欲坠,门下的高高门槛,也已经烂了,化作了一堆木屑。

    她知道这本古怪的书与菡有莫大关系,也见过很多很多和菡一样的智能数码女孩,菡虽然看似普通,但给她的感觉和这本书的感觉一样,有些古怪,单论细节又不知从何而起。她无法判断这种感觉是好是坏。

    她没问李萧在何处得来了这份奇遇,相比天赋,这个问题同样不可告人的重要。

    李萧将书翻到了崩山拳的那一页,借着明暗不定的火光,将每一步图解都看的详细,觉得全然记住了之后,站起身走到院子的中央,按照图解最后几幅图出拳的姿势,朝着身前的落光了叶子的杨树狠狠挥出一拳。

    树干微动,像只大手摇摆了几下,几块冰渣子掉下,手背还有点疼。玛德,他低声骂了句,收回了拳头,仔细的想了想与鬣狗厮斗时的状态,好久后,觉得可以了,再次挥出一拳,可是,树干依然微动,宣告了他的失败。

    不对,应该有气的。

    他忽然想起那危急时刻,腹部涌出来的热感,想必就是图解前几幅的所说的什么经脉什么穴道运行图了,于是再次举起拳头,可是片刻后,又颓然的放下。

    举目四望,一脸茫然。

    果然和山寨一样,不靠谱。李萧自言自语的抱怨,垂头丧气的往回走。难道生死关头,这东西才灵?平常时候就是拿来看的?他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刚刚走出几步,突然的腹部有种热感袭来,他顿时惊喜不已,连忙回身到树木前,按照图中的姿势抬起拳头,狠狠的朝着碗口粗的杨树一拳砸下。

    碗口粗细的杨树应声而倒,卡在院墙上,树枝折断,掀飞了几块砖瓦。断裂处留下了一个深深嵌入树干中的拳印,撕开的树干犬牙交错。

    李萧目瞪口呆,猛然抬头的琴也为之愕然,谁都没想到,这拳头声势如此惊人。

    气功大师啊修仙呐

    琴单手抵在膝盖上,托住了下巴,微微有些出神。

    这个世界里,莫名其妙,稀奇古怪的天赋者不再少数,有些天赋更是闻所未闻,行者的天赋据说是道法自然,这是东方人特有的天赋之一,呼风唤雨,风火雷电,几乎无所不能,就像是西方人的顶级**师天赋者,而那些古怪的东方人,称呼为修仙,一个古怪而独特的名词。

    热感散去,李萧还有点懵然,这股气来的莫名其妙,去的也形影无踪,根本不明白如何聚集,之好垂头丧气的重新坐回到琴的身边,捧起《古武技》。

    他低眼在书面上一扫,忍不住脱口而出,卧槽!

    崩山拳的图解已经不见了,有些泛黄的纸上左上角有个大大的注字,下面是洋洋洒洒占据了大半纸面的潦草行书。

    幸运的狗屎,你很幸运的被我踩中了,作为无聊写下这本书的作者,郑重的告诉你很不幸的消息,那些图解都是唬人的,只要记住最后一幅图的姿势,然后用气打出就可以了,至于气狗屎没道理会的不知道你这坨屎是东方屎还是西方大便,哦,忘了,西方大便按道理是看不到这些话的我送你了气根,以后想用武技心中念想,然后出招就好,至于气根的壮大以后你会明白的,最后告诫你,不可频繁多用,不骗你,真的会死人的。

    李萧一脸懵逼的看完最后一个字,两眼茫然,不知道该做何种感想,说惊喜的感觉有,说感激的感觉也有,还有些无奈,作者潦草行书很多方面说的不清不楚,无比的随意,就像是给可怜的乞丐丢钱,给多给少,你都得接着,还得感谢,不能觉得憋屈。

    你大爷的。他低骂了句,对不负责任的作者发泄心中的不满,正想再次试试,却发现琴看着小字怔怔出神。

    琴,有什么问题么?他疑惑的问。

    琴淡然的抬起头,熊熊火光映射在她的脸上,明暗飘忽,如一尊光影下的雕塑。

    这字,她见过,纵然过去有三四年之久,但依然印象深刻。那是她第一次执行明组织的任务,月球之上的月宫基地遗址,在明组织战死了十余人后终于闯进了基地的最深处,没有情报中所说的时间宝石,也没有灭绝战刀,只有墙壁上的一句话——你们来晚了,呵呵,垃圾们。

    她当时作为菜鸟,好奇的问起组织的老成员们,老成员们并没有回答,日后的日子里,整个组织对此次行动忌讳莫深。

    琴的目光从灼灼火光上挪开,望向深沉的夜空,天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如死一般无所生机。

    她挑起了眉头,心中好坏不定的感觉更深了,好看的双眸中神采闪烁着,犹豫了许久,终于决定不将这个消息告诉李萧,因为她自己都不知留下此书的人是何方神圣或许,在心底的最深处,她衷心希望李萧变得强大,强大到不像自己一样,被人左右着命运,即便,在现在看来,这份强大会付出莫名未知的代价。

    世界之大,没有一位强者会善心大发的给人莫大的好处——即便那位强者是死人。

    这是每一位异能者的共识。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突然的问道,李,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李萧怔了怔,没有想到琴会突然的想起这个问题,盯着灼灼的火光思索了许久,缓缓开口了,我不知道,小时候的我总想成为大人物,能够让无数人崇拜的人。长大了,觉得自己小时候的想法是可笑愚昧的,不说万人崇拜,就连让周围人生活改变的更好这个想法都很难实现

    或许他觉得有些沮丧,没有继续说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万千人潮中不起眼的那位。

    久无人住,破败不堪的村落里亮起了火光,李萧借着明亮的月色,在院子里生起了火,因这场大雪,外面的木柴湿的没法用,只得拆了卧室里的一些柜子桌子,用来当柴禾。

    火光熊熊,驱散了冬夜里的冷意和黑暗,小小火堆,温暖的像轮小太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