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天官府:第二十五章:小城一夜春风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韩成贵的下一句话,就险些没把他给噎死了:你小子该不是那方面不行,让甄莲从屋子里赶出来了吧?

    在一众同僚的面前,包烈是没有**权的。再说,甄莲她当晚回来之后,就信誓旦旦地说过,这辈子都要跟在包烈的身边,做他的小妾了。

    呵呵!韩头,我看你眼窝身陷,双眉带青,可是那肾水不足的征兆哩!该不会是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吧?见韩成贵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调侃自己,包烈不甘示弱,立刻发动了一记十万点的暴击。

    小样,论斗嘴,我包烈两辈子都没有怕过人哩!

    还真是这样哩!看来,韩头家那嫂子,这方面需求是有点大了!

    可不是吗?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依我之见,韩头能挺过这十多年,也实在不容易了。

    小包,听人说,昨天晚上,邓家的那个老仆曾经来找过你?

    在一众捕快叽叽喳喳的调侃声中,秦子轩一把将包烈拉出了人群,又向着他悄悄问道。

    可不是吗?还得亏我包烈命大。要不?以那倔老头的追风掌,昨晚就要了我的小命了。听秦子轩提起这事,包烈的心中也是一阵子唏咦,不由地点头叹道。

    呵呵!小包,你可能还不知道?昨晚邓老头回府之后,可是在府中大力地挺了你一把哩!说是以后邓家要有人对你不利,他就代表老爷子削他。秦子轩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忽然又报告了一个好消息,按他的说法,你这个外孙女婿,是老爷子生前便已经用慧眼看到了的,任何人都不得反对

    还有这样的喜事?那一个倔老头,该不会是让自己的那一巴掌给打傻了吧?包烈的心中不由地担心起来。

    不过,依目前的形势来看,那倔老头就算是被自己打傻了也挺好,包烈忽然间又反应过来了,向秦子轩问道:那邓府的人怎么说?

    秦子轩道:还能怎么说啊?听邓忠说出你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之后,我的那两个小舅子,这会儿都忙着在做什么计划哩!说是要发动家中关系,让你在一年之内,成为咱定远县的县尉。

    县尉!我的天,这不是要发达的节奏吗?

    按包烈脑海中的记忆,这县尉可是一县范内最高的军事指挥官,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只要能当上县尉,那胡俊才什么的,便根本算不上什么了。到时候包烈有一万种方法,分化他辛苦建立的所有势力,甚至是将他抓捕到大牢之中。

    看来,周九的那个案子,也该要提上日程了。不知道她这两天在大牢里,过得怎么样啊?

    包烈忽然间想了起来,这两天自己光忙着办案,却是一次都不曾到大牢中去了。

    包烈,晚上怎么睡啊?

    回到衙门,正在为眉心中异变沾沾自喜的包烈,忽然又遇到了揪心的问题。

    眼前,这一位问话的姑娘,可就像个成熟了的水蜜桃,谁见了都想咬上一口啊!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外看迷死人,里看人迷死!

    可这是在异界,这方面的事情,远不如前世那么开放啊!

    一夜情是搞不得的,只要是睡了,就得负责。

    好吧!包烈承认,本灵役也根本没想过不负责。

    那么,问题的关键是什么呢?

    房子,车子抑或是小辣椒?

    包烈只感到自己的心都乱了。

    这三样的,除了小辣椒算是已经预定,其他的两样都没有啊!

    我家里有的是房子和田,要不,我让我爹分一些给你也就是了。在这一瞬间,包烈忽然想起了昨晚甄莲所说的话。

    软饭不能吃,吃了会上瘾!

    要不?自己牺牲一下,今天晚上就给这小妮子暖床?

    可是,这屋子里还有个长舌鬼盯着哩!

    尽管它是个鬼,可这少儿不宜的事情,说不定鬼也不宜啊!

    当然,以自己对长舌鬼的掌控,哪怕是打发它到厕所里呆上一晚,它也会听从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