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夫君硬上弓:第一百七十章(终)天堂地狱与你相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青夜半晌沒有作声然后蓦然的侧过身去轻轻的道你走吧

    我不走杜远程的心都要拧在一起了我來就是见你的我走什么不走不会走瘸了废了

    又是一阵沉沉的寂静似乎有一种气息在暗中涌动他们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呼吸半晌青夜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好吧你不走我走说罢就要拂袖而去被杜远程上前一把狠狠的拽住旋即又狠狠的扳住他的双肩眼中的神情难以形容是愤怒是悲伤一如烈火焚风冰封沧海随即他猛然一把将青夜紧紧抱住用一种极低极沉的声音道我不管我不管

    墨青夜纹丝未动目光却静静的望着前方亦极低声的道松开

    青夜蓦然狠命推开他漆黑的眸底涌起一抹破碎就在杜远程不管不顾想要再次抱紧他时倏忽空寂中响起一声清脆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了他脸上

    墨青夜浑身颤抖的紧握着双手那只打他的手抖个不停混账不懂事的混账他的声音如风中的落叶战栗着尾音抖得很严重

    杜远程怔怔的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视线呈四十五度向下看着目无焦点也不知自己在看什么随即他笑了笑得那么苦涩

    为何为何你就不能墨青夜一时间似乎也不知说些什么声音一直在颤抖着就这么难以忍耐么就这么随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静默了片刻仿佛已经说不下去走到今天容易么你告诉我容易么

    杜远程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墨青夜缓缓的闭上眼睛尽力克制着起伏的心绪走我再说一遍最后一遍

    杜远程仍旧默默的摇了摇头

    好你不走好那当日那一剑我算是白挨了所有的一切也算是空忙一场也罢或许这就是我的命

    不是那样的杜远程似乎此刻才明白青夜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天帝已经放过我了放过我们了

    放过墨青夜冷笑他会放过顿了下似是自嘲般的道若是他肯放过当初就不会如此杜远程你已经手握天界最无上的权柄不要因为一念之差失去所有更不要因一时冲动永坠深渊有些东西來之不易失去却很容易

    你说的对杜远程点点头抬起眼睛凝视着他比如你

    呵墨青夜一笑分不清笑容中的含义在滚滚长河中我又算什么

    你算你就是唯一杜远程一字一顿我就怕节外生枝才苦等了三百年后來芙蓉君找我聊我才恍然顿悟其实天帝只是想让我们都放下心中的执妄

    墨青夜一怔道芙蓉说的然这抹游移只在他的眼底刹那间闪过很快他就又恢复了静若止水他还好么

    好大家都挺好的杜远程笑了笑青夜你想若是天帝真想对你斩尽杀绝你可能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墨青夜好久都沒说话而后道或许吧

    不是或许杜远程近一步道开始我也不信可仔细的一琢磨却又不无道理我这次來十分的顺利沒有受到任何阻拦

    呵呵那你又怎知这不是他的局就跟三百年前一样

    不会的杜远程回答的十分肯定天帝已经归隐了青夜我们活着总要相信一些事相信一些人总不能对所有都否定难道不是么

    我只信我自己墨青夜定定道不管怎样无论你怎么说鬼界是容不得你这片土地也不是你该來的

    我不是想留在鬼界杜远程微微一笑我是來看看你而且以后会经常來看你我们虽然不能长相厮守可却能时常见面细水长流青夜经历了这么多我终于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唯有平淡的才是长久的

    对细水长流

    接下來两个人都沒有说话杜远程舒了口气笑了笑就像你在那些画卷里描绘的那样岁月静好细水长流共看云卷云舒沧海桑田

    青夜的唇角莫名的勾起一个弧度时过境迁你竟说出这样的话來

    难道你不希望

    不是青夜若有所思一直以來我都拼命的想要得到拼了命的想把一些东西攥在手中生怕它流逝而去亦或这就是执妄吧

    杜远程凑近他轻轻牵起他的手握住青夜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切权力地位物质平安这些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如今我们已然得到了也该做回我们自己了而在这所有之中还缺少最后一点少了它生命就无法完美

    青夜就笑了是么

    至少对我來说是的杜远程的神色很严肃你笑什么

    沒什么墨青夜微微歪了歪头郎璇你真的肯放过放手放下了么

    遥远的时空对岸是否有人聆听到了他此刻的疑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