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当世书:第二十五章——王栋,暗夜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亚楠借助着插在地上的双剑,艰难的立起了颤抖着的身体,在她前方的身前立在4道年轻而倔强的身影,在更远的雨幕中有着道如山岳般的身影,正向他们行来,在山岳的顶部有着一双血红色的双眼正注重着这里,淡漠而冰冷。

    赵亚楠已经不想去管眼前的几个身影了,脑海中无数思绪闪现,却唯独没有因为她的决定马上就要给我她带来死亡而后悔。她世界上生物学最顶尖几人之一,也看过了太多死亡,她对死亡有别人无法理解的看法。

    她曾经和王栋谈论这个问题时说过:

    对于生命体而言,死亡和出生一样都是必须经的过程,没有必要因生而开心,也不要因死而悲伤。

    现在她只觉得很愧疚,即使王栋早在15年前就给她说过:

    喜欢你和对你好是我的事,即使等不到任何结果,也只是我咎由自取,自讨苦吃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不禁心中暗叹:

    咎由自取,自讨苦吃,这几个字是不是太轻了,怕是无法载不了这山重之悲海深之愁。

    本想楚江寒毕业就去找你的,现在看来怕是没有机会了啊。

    还真的是对不起呢!让你等了那么多年

    如战鼓般的律动的脚步声突然消失,这只比金刚更庞大的生物第三次发出的吼声,但这一次明显带着滔天的怒火。

    夜色的雨幕中,一道比黑夜更深邃更纯粹一层漂亮落的黑沙不知何时笼罩住了金刚。

    当她看清那一道道雨水不沾身,隐约间被世界排斥着的身影时赵亚楠想到了一个人也想到了一个词。

    王栋,暗夜卫。

    暗夜卫是建立在基因解锁论上的一个疯狂假设,只是没想到被王栋变成了现实

    赵亚楠感觉眼皮很重,她已经无力再睁开眼睛了,她的身体开始缓缓的倒下

    真没想到,就算是这种时候你也能出现了呢

    忽然她感觉一只算不上强健的臂膀,将她小心的抱在了怀中,她用尽最后的力量努力的睁开双,她眼睛的咫尺之处是有个英俊、儒弱而熟悉的脸庞。

    她缓缓的抬起来手,想要去抚摸眼前的脸庞以确定真实,却在毫厘之距时失了意识,手臂无力的垂下。

    王栋缓缓伸出右手,轻柔的拨开赵亚楠额间被雨水淋的修发。那沉静而认真的眼眸注视着,赵亚楠那种精致的脸,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即使满脸虚弱依然能看出本来的惊艳。

    她的脸上宁静带着熟睡时特有的轻笑,但因为那如绢般的白而显得异常的不真实,像是随时会消失一般。

    良久一个沙哑但很平静声音自王栋的空中发出,语气中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不知是雨先落下还是枪声线停下,机炮声沉默下来的那一刻,雨滴已然充满了大地与云层之间空间。

    整个世界满是无尽的水气,和雨打树叶的声音。

    大人,枪声已经停

    你们以最快的速度过去!

    黑暗中,空洞而沙哑声音如幽灵般出现,声音不大却霸道的将满世界的雨声给生生给压制了下去,却又被另一个呼吸急促的焦急声音给生生截断。

    大人,现在很危险

    沙哑声音的小心提醒,他们离枪声响起的地方已经很近了,近到甚至能感枪枪管中喷出的硝烟味,也许下一个呼吸就能到达战场了。

    这样的距离即使他们全速赶到战场,不过只是比现在快片刻的时间。对于上方那个未知的战场,片刻的时间就可能要了大人的性命,要知道他其实没有丝毫的战斗技巧。只是话语仍被急促的声音打断,话语急促、愤怒而满是焦急。

    沙哑声音的主人沉默了下去,山道上又陷入了满世界的雨声中,在雨声中,还有一个如破旧风箱拉动的呼吸声,和极其轻微但很急促的脚步声。

    2,3留下保护大人。

    这句话不是说出的,是直接传入其余10人鼓膜的震动波。

    沙哑的声音的主人催动身形加速向山道上冲去,速度极快却没有本该有的音爆声,显得异常的诡异。

    他已经不敢再说了。6年来他第一次见这个,他看来能掌握一切的男人失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