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若卿如画:第六十章 狠心刺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断手上的锁链,无力地倒在笼子里,真的就像是待死的兔子。

    没有人,还是没有人!     颜君疏的眼睛都红了,易水榭紧紧地抓住了椅子的把手,息命的剑已经出鞘。

    为什么没有人?古殁情真的没有来么?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颜君疏趴在栏杆上往下望,眼中慢慢露出冰冷笑意。

原来,是在解决潜在的危机。

    蔚蓝色的刀光接连亮起,竟比那背后的烟火更要璀璨夺目。

那么多人,没有一丝察觉的,就死在这刀光下,瞬间尸横遍野。

    卿莫鸢在恍惚之间,仿佛看见了那些刀光,很美很美,有种残酷的美。

就像是带了血的玫瑰,妖艳到死。

    凌厉刀光卷起狂风,挑开大火,火星四散,白色的身影矫健如游龙一般,穿梭在火光中。

这也是极美的场景,美到颜君疏怔了许久,才喊道:放箭!     易水榭拉住他:君疏,等一等!     铁笼上的锁被轻易断开,古殁情斩断了她四肢的锁链,将卿莫鸢拉入自己的怀里,道:阿鸢,你还好么     一句话尚未问完,便感觉胸前一凉,低头却看到卿莫鸢手里的匕首已深入胸膛。

血汩汩地流出来,却没觉得疼,想是匕首上淬了什么。

血不是黑的,那便是**罢。

    药性很强,即便他当时便用内力护住心脉,但药性已沿着血脉流走。

    卿莫鸢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轻易地偷袭成功,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古殁情长长地舒了口气,倚在铁栏杆上,道:阿鸢,你真的如此恨我么?要这样不顾性命地来演这样一场戏,只为了引我上当?     卿莫鸢的目光呆滞,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恨他,如何能不恨?可是今日他不顾性命前来相救,明知有陷阱却未对自己有丝毫怀疑。

古殁情,你向来多疑,今日是怎么了?她道:古殁情,你不该来的。

你知我恨你,恨不得杀了你,你就该看我被烧死。

    古殁情却是低眉一笑:我又何尝不想这样想?可是阿鸢,我怎么能看你被烧死?我做不到。

就算这是陷阱,我也非来不可。

    颜君疏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道:圣宫主,若你再胡言乱语,别怪君疏无礼!     少黎和易水榭急忙上来拉开了二人,但气氛却已变得诡异异常。

    圣秋墨甩袖道:少黎,我们走!     少黎犹豫道:宫主     圣秋墨冷冷道:如此,你便留在这里罢!说完,转身便走。

    哎,宫主,等等我少黎急忙追出去,两人消失在人群之后。

    易水榭看了看胸膛起伏的颜君疏,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得叹口气。

    颜君疏忽然道:小榭,你也不能理解我对不对?     易水榭摇头,看着他道:君疏,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这次也一样。

    颜君疏坐回椅子上,闭了眼道:那就,命人点火罢。

    干柴碰到烈火,一下子便烧的轰轰烈烈。

不住地咳嗽,热气蒸腾上升,几乎都要窒息了。

她跌倒在笼子里,触手所及之处慢慢炙热起来。

她几乎无处可躲。

    没有想到,这场戏竟做的如此逼真。

她已无法想象,如颜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她的如颜,可是连蚂蚁都不舍得踩的人,如今竟舍得她受这火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