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盖簪缨:第一百三十二章 利用(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易夫拿袖子擦着眼泪,宽大的袖子挡住了脸,她便趁机回眸冲谢徵勾起唇角冷冷的笑了一下。

    谢徵仍跪在地上,她直起身子,抬起头,却是低垂眼眸,不与萧道成相视,她冷静的说想必公主已同陛下状告过微臣,诚如公主所言,她脸上的伤,的确出自微臣之手。

    萧道成原想着,只要谢徵抵死不认,他便可以不治她的罪了,岂知她竟承认了,如今可倒好,纵是他想偏袒她,却也偏袒不得了。

    放肆!谢徵,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谋害皇亲国戚是什么罪!

    谢徵依然从容,只淡淡回话知道,死罪。

    你!萧道成又指了指谢徵,似乎倍感无奈,谢徵这话一说出来,可是将自己逼上死路了。

    在萧道成看来,谢徵似乎是一心求死,殊不知这却是谢徵的苦肉计,但凡她想与旁人争论什么,向来都不会着急辩解。

    先开口的那一方,永远都是输的。

    萧道成生怕谢徵又说出什么破天荒的话来,索性不再提什么罪不罪的,只道朕欣赏你的才气,所以朕封你为山阴县主,可朕给你的名利,不是你目中无人的资本!

    谢徵见机会来了,终于开始为自己辩解了,她道微臣一介弱质女流,能得到陛下的赏识,是微臣几世修来的福分,微臣感激不尽,陛下是微臣的伯乐!

    于公,公主是皇亲,于私,她是伯乐的女儿,微臣怎么也不该对她动手,可陛下又怎知,微臣对公主动手,是不是逼不得已呢

    谢徵才说完,萧易夫就抢了话来,竟在萧道成跟前就大放不雅之言,对谢徵破口大骂起来贱人!你狗胆包天,与驸马私会苟且,被本宫撞破,如今还说什么逼不得已?

    你住口!萧道成陡然呵斥一声,骂道骄横暴戾,乖张跋扈!你又是什么好东西?

    萧易夫被他这一句话吓住,顿时就怂得不敢吱声儿了。

    你继续说!萧道成转回目光来,望着谢徵。

    微臣并非有意对公主动手,实在是为了自保,谢徵抬眸,看了萧易夫一眼,继而解释道那时微臣正与驸马在孔家茶舍二楼雅间商谈正事,岂料公主突然闯进来,指着微臣和驸马破口大骂,拳打脚踢,还扬言要杀了微臣和驸马。

    你胡说!本宫何时对你们拳打脚踢了!萧易夫的确对沈文和动了手,可她却没动过谢徵,更不曾扬言要杀他们,如今谢徵这般诬陷她,她自然不认。

    可沈文和那满脸的伤却没有假,萧道成看在眼里,自是信了谢徵所言,他便训斥萧易夫那驸马那一脸的伤是哪来的!

    萧易夫哑口无言,沈文和跪在一旁,既没有向着萧易夫,也没有向着谢徵,他正暗暗为自己筹谋。

    谢徵继而又说驸马畏公主强权,躲避不及,被她一把推出窗外,微臣连同婢女费尽力气将驸马拉上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公主掐住了脖子,微臣挣脱不得,命悬一线之时,这才对公主动手

    胡说!你胡说!本宫没有掐过你!萧易夫跪在地上,见萧道成脸色铁青,连忙爬到他跟前来,拉扯着他的衣袖,哭着说道父皇你不要相信她,儿臣没有掐她

    萧道成却并不理会她,只是一把将她推开,继而看着沈文和,阴着脸问驸马!谢徵所言,可是真的?

    沈文和犹豫不答,谢徵早算计好了,若是沈文和应和她了,那便是铁了心要与萧易夫决裂,倘若他不应和她,那也无妨,她也不必再向萧道成解释,萧道成自会认定沈文和是屈于萧易夫的淫威之下,这才不敢同她一起指控。

    换句话来说,萧道成这个问题问得毫无意义,横竖他都认定了是萧易夫动手在先。

    沈文和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佯装一副恐惧的样子,怯怯的窥视了萧易夫一眼,而后故意吞吞吐吐的回话没没有公主,公主待微臣待微臣很好

    萧道成见他这般惧怕萧易夫,自然是什么都看出来了,他斥道朕要听实话!

    沈文和吓得伏首,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畏畏缩缩的说陛下恕罪!山阴县主所言不假,微臣是被公主打怕了,这才这才

    他也知适可而止,说到此处,便没说下去,唯有一声长叹。

    你!你们你们!萧易夫愣了,她怔怔的指了指沈文和与谢徵,至此时已是无话可说,她只得又拉住萧道成的衣袖,哀求道父皇父皇,他们两个串通好的,你不要相信他们,父皇

    谢徵见势也趁热打铁,她带着哭腔说道陛下请看!说罢,她就仰起头,露出脖子上深深的掐痕,以及脖子两侧与沈文和脸上如出一辙的抓痕。

    萧易夫望见了,已然僵住,她如今才反应过来,原来谢徵这样肆无忌惮,竟是早已算计好如何解释了。

    沈文和侧首看着她,见她脖子上伤痕累累,自是一惊,他心知这必是谢徵在来时的路上自己弄出来的痕迹,他只能暗生佩服,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真的狠!

    萧道成气得浑身发抖,倏的抬起一脚,猛地踹在萧易夫身上,大骂混账东西!混账东西!亏朕还信你受了委屈,如今才知,原来你才是个该死的!

    父皇萧易夫被踹得瘫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的望着萧道成,眼泪汩汩的流下,却只见萧道成伸手指向殿外,喝道滚!你给朕滚!滚!

    萧易夫无奈只得爬起来,哭哭啼啼的往外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