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的鬼传奇:第十一章:没有女人就会死的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悟烁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里哪儿有女孩子啊哈哈哈。

    五翻了个白眼,指了指门外,说:刚才出去那个,是姑娘家,虽然胸平了些,但确确实实是女孩子。

    丁悟烁听了五的话,嘴巴长得老大,可以塞一个煮鸡蛋,五伸手把丁悟烁的下巴托回原处,右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怎么,不信?    丁悟烁似乎是回过神了,轻轻摇了摇头,和五这种无所不能的神仙相比,自己属于弱爆了的一类存在,他的话,自己不可能不信。

    丁悟烁皱眉看着五,似乎是觉得自家兄弟装弟弟寻自己开心有些不厚道,可是却没有发作的勇气,只能希望自己的眼神可以让五感受到些许愧疚,这样他也能有点好过,至少心理上不再那么想掐死五。

    五用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表情回瞪着丁悟烁,看了半晌,丁悟烁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一般地低下头,随后轻声问:你这次下来,是不是上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五摇了摇头,笑了两声说:做兄弟的下来看看你,你还觉得不满意?不得不说,五的话,丁悟烁很受用,至少不敢当面反驳,丁悟烁心想即使上面的人死光光,也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反正是你家人又不是我家人。

    对于丁悟烁这种听话的表现,五还是十分满意的,即使丁悟烁注意到五说这话的时候手还会不自觉地搓着衣角,他也不敢拆穿自家哥哥的谎言。

    就在丁悟烁想和五多聊几句关于丁灵灵的事情时,五给丁悟烁甩了个眼神,朝门外努了努嘴,丁悟烁会意,赶紧开启关爱弟弟的大哥模式,和陈三宝聊着往事,似乎是想通过感情牌唤醒正常的弟弟,走进门的刘忠看到这一幕,鼻子一酸,眼眶里多了些泪水在打转转,不过近些日子哭的多了,也能勉强忍住,不好再打扰这一幕美好的画面,老管家连话都没说就关门退出去了。

    待到刘忠走远,丁悟烁才一脸色迷迷地想着丁灵灵的样子,和五打听丁灵灵的事情,五像模像样地模仿着丁灵灵说话的样子,让丁悟烁知道了不少丁灵灵以前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并不能作为他和丁灵灵之间的谈资,不然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就足以让丁灵灵再也不来陈家了。

    为了自家兄弟的幸福考虑,五还是要继续装作整个人被掏空,失去了神采的傻弟弟,不过在天上忙久了,下来之后能够得到这一时半会儿的放松也不错,反正下面吃的住的都不错,暂且多待一些时日也无妨。

    五的决定虽然可以让丁悟烁和丁灵灵有多接触交流的机会,不过想要抱得美人归,还是需要丁悟烁自己下功夫的,好在丁悟烁别的本事没有,泡妞这件事上,即使司马相如和柳永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虽然这个时空这俩人还未出现。

    为了不让其他人起疑心,丁悟烁未敢在五房里多待,到了晚饭时间就出去了,虽然此时他还有些麻烦没处理,不过有五这个大神在,即便是整个人间与他为敌,也不需要担心。

    第二天一早,丁悟烁急着去见心上人,天还未亮就带着几十个豆子兵出门去找丁灵灵了,到了医馆才发现还没开门,不敢贸然敲门打扰的丁悟烁和几十个豆子兵坐在了路边,好在现在豆子兵都是普通人打扮,若是被人看到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在门口,只怕医馆今日都不用开门了。

    等到太阳完全升起,街上的行人也多了之后,医馆的大门才缓缓打开,此时医馆外已有不少百姓等着看病求医了,不过见丁悟烁一伙儿,人多势众的样子,都不敢率先出去,生怕惹上这些面无表情,让人觉得可怕的人。

    丁悟烁见普通百姓这般害怕,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反正现在安全到了医馆,想必医馆里也不会有伏锅的人,若真是有,只能自己认倒霉,不过对方总不至于像上次那般将自己骗出城去了,于是他让豆子兵们到隔壁的巷子里等待自己出来,自己则随着人流进入医馆寻找丁灵灵。

    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丁悟烁辛苦地寻找着丁灵灵的踪影,好半天之后也没发现,丁悟烁有些懊恼地想着是不是昨日里自己的举动轻薄了对方,让她觉得自己请她去家里问诊是不安好心,胡思乱想了一通也没个结果,丁悟烁决定开口问人,很明显,医馆的掌柜肯定是知道丁灵灵的,丁悟烁很快找到了医馆的掌柜,朝着年约五十,身材异常有福气,一脸和气的掌柜拱了拱手,开口说:想请问掌柜的,昨日我在这里找了个大夫给我家弟看病,那位大夫年约二十,叫丁灵灵的,不知掌柜可知这位大夫现在何处?    那掌柜的似乎没料到会有人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嘴巴张开,微微闭合了几下,眨了几次眼睛,吸了吸鼻子,伸手摸了摸下巴说:敢问阁下说的,可是一个长相极其俊俏的年轻大夫?丁悟烁点了点头连声说:对对对,就是他!我家弟似乎对这大夫十分依赖,想再请这位大夫上门看病的。

    掌柜的见丁悟烁神情愉悦,言语之间也透露着坦然,确定了丁悟烁真是找丁灵灵来看病的,有些放下心事,一脸轻松地说:那位大夫今日身体可能有些不适,不太适合出门看病。

    丁悟烁听了掌柜的话,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昨日还好好的,今日怎么就身体不适呢?那掌柜的也不知是想回答丁悟烁,还是在自言自语,嘴里轻声念叨着什么,若不是丁悟烁会读心术,只怕就误会丁灵灵真的是生病了,那掌柜的想:自家大姐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适合出门的,犯得着和你子说明白么?    丁悟烁不敢和这位看着丁灵灵长大的掌柜装逼,朝他拱了拱手,说:既然他身体不适,那我过几日再来请人也是一样的,有劳掌柜的,告辞!    掌柜看着丁悟烁远去的背影,撇了撇嘴角,自家大姐有几分本事自己心里是再清楚不过,真的指望大姐治好病人,那得要太阳打西边出来,这子明显是个兔儿爷,看上大姐男装打扮的样子,他娘的,得找人教训教训他,让他早些断了这个念头才好,掌柜心里盘算着如何找人教丁悟烁做人,手上能用的有哪些人,算来算去,决定让熟识的捕快出面,给他一个教训。

    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捕快找麻烦的丁悟烁有些无奈地打道回府,可是又不甘心出门之后一无所获,心怀不轨的他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整个京城闻名的秦淮河边,而且还是秦楼楚馆最多的那一段,不过现在是大白天,大部分的姑娘们还在为夜晚的活动养精蓄锐补充体力和精力,没有画舫和店铺能够接待他,丁悟烁深吸一口气,闻着空气里的女人香味,决定晚上再来一次。

也不知是否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丁悟烁总觉得豆子兵们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带着些鄙视    回到府里之后,丁悟烁又去五的房里,想要和自家大哥聊聊天交流交流感情,却发现刘忠已经在那边了,这种时候自然不可能和五说些什么,只能接着装作疼爱弟弟的大哥,和陈三宝聊着往事。

    两大一,三个人说了半天,好不容易挨到午饭时间,又有下人来禀报说门外有捕快来找大少爷,刘忠的脸上依旧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丁悟烁虽然脸上表情严肃,心里却已经翻了八百七十三个白眼,心想对方咋就没有别的套路了,难不成自己还能上当两次?    丁悟烁随着那下人出了府门,这次门外站着几个身穿捕快服饰的男子,丁悟烁生怕出什么意外,身边跟了不少豆子兵,家里的下人没敢问少爷这些人是哪里找来的,刘忠只当这些护院是大少爷自己找来的,于是豆子兵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也没人多关心他们,但是连续两天有捕快来找大少爷,难不成这新宅子的风水有问题?还是陈家人的气数已尽?大老爷惨死,少爷疯了,大少爷天天被官府的人找,不少心思活络的家丁都打算离开陈府另谋生路了。

    丁悟烁看了那几个捕快一眼,立马用读心术看了看几人的想法,看完之后丁悟烁深吸一口气,连着呼吸几次,又从一数到十,才稍稍平复了一些被人当作兔儿爷的愤怒,他从很早之前就得了一种没有女人会死的病,现在竟然还被人当作兔儿爷,不能忍啊。

    五并不是因为排行第五才被叫五哥的,同样,丁悟烁也并不是排行第七才被叫七的,因为气听起来不怎么好听,就叫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