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尖刀:第二百五十八章 刺杀现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套房依旧灯火通明,所有的灯光都被点亮,外间一切设施井井有条,茶几上摆放着两只茶杯,其中一只盖子被揭开,依稀看到里面还有半杯水。古屋把半掩的房门彻底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赤身果体的男人,趴在床边的地板上,身体蜷缩,脑袋朝下,胸前一大滩暗红的鲜血早已凝固。一条白色的浴巾被死者压在身下,上面沾满了斑斑血迹。他的脑袋紧挨床头外侧的支脚,一只皱皱巴巴的枕头散落在地,离他的头部很近。

    床铺上,被褥凌乱,床单被揉成一团,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曾发生过激烈打斗。

    卧室的里侧,是一间盥洗间,房门虚掩着,森川走上前,伸手推开,里面的洗漱用品杂乱无章搁在水池台面上,再看淋浴间,地上的防滑垫摆放并不规整,淋浴的莲蓬头并未拧紧,渗出的水珠每隔一段时间就冒出一滴,有规律地砸在地砖上,架子上的浴巾也少了一块,很显然已被人使用过。

    森川进了盥洗室,仰头看了看莲蓬头,又弯下腰来,在地漏附近仔细观察着,很快,他从地上找到几根毛发,捡起了来,对着灯光端详了半天,出了盥洗室,把手里的毛发放进古屋手里的塑料袋里。

    把窗帘拉开。森川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站在外间门口的雷远连忙进了房间,从床头绕过去,轻轻地把窗户上的布帘洞开。

    似乎在一瞬之间,晨阳明媚,刺眼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而入,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森川和古屋来到尸体旁,森川抬手从床上扯下被单,盖在死者的光着的下半身上,缓缓蹲下身子,扳起他的脑袋。

    这张脸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帝国上海领事馆的武官上野明。

    此时的上野明双目圆瞪,瞳孔扩散,额头上青筋暴突,只是脸色已发黑,面目狰狞扭曲。

    森川松开手,站了起来挥手示意把尸体翻过身,古屋将头扭到一旁,不好意思再看,雷远会意,和一名队员将尸体翻了一百八十度,并把被单继续盖在他的下身上。

    众人这才发现上野明的致命伤是在胸口,一把手柄几乎没入身体的型匕首索取了他的性命,四处流淌的鲜血正是从这里冒出的。森川重新蹲了下来,用手在上野明的胸前丈量了一下,这时古屋说道:将军,看来杀害上野君的凶手是个老手啊,这一刀直插心脏,分毫不差古屋边说边俯身察看了一下床沿,又道:阁下您看,床边上到处是血迹,可以断定血液呈喷溅状,分明是一刀致命!

    森川点了点头,翻开对方的眼皮,细细观察一番,又把目光落在匕首的手柄上,一手按在他的胸脯上,一手用力拔出匕首。这是一把巧而精致的匕首,尽管刀剑锋利,若不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出现,人们怎么也以为就是一把削水果的刀具,绝不会联想到这是一把杀人凶器。

    匕首上粘稠的血迹已微微发黑,但如何也饰掩不了匕首上发出的森森寒光。

    森川目光四处游动,落在了上野明的左手上,只见这只手紧握成拳头状,森川抓起他的拳头,已发现他的手心里攥着一缕长长的头发,扳开他的手指,森川把一撮头发取出,递给古屋,漫不经心问道:这是女人的头发吗?

    古屋稍稍瞟了一眼,便肯定答道:是的,将军,从头发的色泽看,而且是年轻的女人!

    森川站起,正要离开,忽然发现地板上有些异样,立即调整了身位,眼睛死死盯着脚尖处。

    古屋顺着森川的视线看去,地板上除了斑驳的血迹外,并无特别之处,不禁好奇问道:将军,怎么啦?

    古屋少佐,雷桑,你们从我的视角往地板上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古屋跨前一步,站在森川的身后,雷远绕到森川的右侧,二人一同找寻着地上的异常之处,古屋还没说话,雷远抢先道:将军,好像是一个字

    古屋按雷远的思路果然有新的发现,地板上写了一个歪歪斜斜的血字,这个字如果不留意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将军,是个‘雨’字?古屋狐疑问道。

    森川未置可否,弯腰摆弄了一下上野明的手臂,抬头才看了雷远一眼,雷远心有灵犀,对身旁的队友说道:你们搭把手,咱们把这具尸体复原!

    上野明的尸体又被摆放成原来的样子,森川把上野的右手沿着原来的姿势放好,果然那个雨字就在他的右手手心下方。

    这个字的的确确出自上野君之手!雷远断然说道。

    可是,上野君临死之前写下这个字‘雨’,到底有何用意?古屋迫不及待问道。

    难道他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雷远补充一句。

    森川双手按在膝盖上,直起身子,不慌不忙道:雷桑分析得对,一个人能在性命弥留之际,还拼力留下文字,定然是想向后人揭示什么,某种程度而言,必定是关系重大的真相!说着率先向外间走去。

    会是什么真相?古屋追上去问。

    森川踱步到了外间的客厅,在衣架上取下上野的外套,探手摸了摸所有的口袋,却发现口袋里什么也没有。

    刺客把上野君的证件和佩枪都拿走了?古屋又插问。

    森川点头,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站在面前的古屋和雷远,森川若有所思向雷远问道雷桑,你的看法呢?

    一个‘雨’字,信息量太少,但这是上野君性命攸关的时候写的,他或许是想写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只写了一个字,就坚持不下去了,这足以说明他非常憎恶这个人,哪怕即将死去也要将他揭露出来,而能让他如此憎恶的这个人,必定是杀害他的凶手,唯有如此,他才会不顾一切!

    森川颔首,又问:雷桑的意思是说这个‘雨’字,包含了凶手的信息?

    这只是我粗略的看法,不知将军怎么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