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轮回:第5章 杀敌(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说过,我想过任性一点的生活。余一微笑:在没有实力以前,想要任性就必须承担风险。更何况,赤不家的人,值得我赌一把。

    没有等安喜回答,他直接指向妖精队伍:时间不多,他们就要做好准备了,你真元恢复得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安喜试着运转了一下周身真元,已经颇为流畅,便将余一给自己的草药全部放进怀里。

    你做好准备迎敌吧。余一交代一声,盘坐地上,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刀,在膝盖处划下一刀,鲜血顿时汩汩流出,他双手一晃,两手间分别多了一支形状怪异的笔模样的工具。

    余一迅速的用笔蘸区膝盖流出的血液,开始在膝盖附近绘制一个复杂的图案。待他绘制完成,膝盖的伤口竟然不再往外淌血,露出的狰狞伤口肉色一片,依旧十分可怖。

    安喜一边紧张的注视妖精的动向,一边分心看着余一的举动,只见余一绘制完一个图案,又在另一边膝盖处同样划下一刀,重复刚才的动作。就在这时,妖精队伍已经形成包围之势,渐渐的从绝壁上靠近安喜二人。

    安喜知道不能等妖精呈包围之势靠近,心中一禀,主动出击,向一侧山壁一跃而去。见到安喜主动出击,一些妖精暗暗欢喜,他们最畏惧的是峡谷中未知的毒药,安喜主动到绝壁之上和他们搏斗,反而让他们极易抓到安喜、完成任务。

    锅中的药还在翻煮,安喜有些无聊,问余一:余一,你以后准备往哪里去?我想去涂尔德城。

    涂尔德城?余一微微有些惊讶,如果他没记错,那是一座灵术师的城市,这个小女孩学的是武术不是灵术,怎么会想去涂尔德城呢?

    我家人都死了,我得想办法替他们报仇。人族最强的武师就在涂尔德城,我要去跟他学武术。

    余一沉默了一下,他在安喜身上并没有感受到太多悲哀,只有一种确定方向后冷静前进的坚定。再看这个少女之前的行为,不管是装软弱也好还是和自己开玩笑也好,都显示出她活下去的努力。

    这是一个对未来态度认真,行为冷静,思想坚定的女人。

    我觉得你一定会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余一真挚的送上自己的祝福。

    谢谢你的吉言。安喜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你还没说你以后要去哪里呢?你以后准备怎么过啊?

    我?余一露出了一个思索的表情,然后咧嘴一笑:去哪里?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我得先去找个老朋友,跟他混两年,让他把我的病治好。等病好了,我就到处走走玩玩吧。

    你想要过四处游走的日子吗?安喜有些好奇,她可不觉得余一是一个游吟诗人般放浪的人。

    余一回答道:我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不怎么爽的日子,总是被人要求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那种日子实在过得憋屈得很。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我就想过一下没人指挥的日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安喜哦了一声,她不知道余一所言另有所指,还以为余一所说的是客栈那个不停呵斥他的账房,便顺着这话问了余一和那个客栈账房的关系,让她大吃一惊的是,原来余一才是客栈真正的老板。

    当初余一的父母建造了这座绿洲客栈,雇佣了那个账房和厨娘一对夫妻。十二年前一场意外,余一的父母双双身亡,只留了三岁的余一。那个账房和厨娘一合计,便将客栈接管下来。这两人知道余一的父母不是普通人,惧怕将来有人来找余一,也不敢将他杀死,就养了起来,支使着做些差事。

    那两个人虽然对我不怎么样,没有他们我却也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毕竟那时候我也只有三岁。余一对那两个人并没有怀恨在心的样子,似乎也并不十分在意自己这些年受过的委屈,语气平淡而稳沉,这让安喜对他也多了一丝敬佩。

    之前安喜佩服余一,只是因为她觉得余一实力在自己之上,现在她对余一却升起来不一样的情感,只有感受过痛苦、忍耐过痛苦,才知道痛苦之后的淡然有多难。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安喜往锅里又添了一次水,对余一道:你继续休息,我守锅;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换岗。

    余一闻言点点头,躺倒沙地上,不多时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安喜见他睡着,从妖精的储物戒指里翻了两件厚衣服给他搭上,自己则坐到了三角铜锅边守火去了。

    等快到中午之时,余一终于悠悠转醒,他朝安喜露出一个笑容,打着哈欠问道:毒药好了?

    安喜摇头:不知道,你得自己来看看。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含糊的嚼着肉干,之前那种乖巧可爱的样子已经丝毫不存了。她之前内力消耗一空,饿得非常厉害

    我饿了,吃点肉干,你要吃不?安喜一边吃着,一边又从妖精的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块肉干,问余一。余一也感觉自己有些饿了,便点点头,接过安喜递来的肉干。

    余一一边嚼着肉干,一边起身检查三角铜锅里的情况,见锅中的药汁已经差不多快干了,他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神情。

    吃完午饭后,余一用特殊工具捞出了铜锅底部那包毒沙,小心的在火上烤干,收起备用,又将铜锅里剩下不多的一点毒液装进了一个药**中,才满意的拍了拍手,指挥安喜牵上骆驼,两个人慢悠悠的出发了。

    傍晚时候,两人终于进入了一线天。余一开始不停忙碌着将毒液涂在沿途凸起的大石块上,安喜也抓紧时间打坐恢复体内真力。

    一线天里的风呼呼的叫着,一刻也不曾停歇,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守夜的安喜突然敏锐的发现枯燥的风声里多了些别的声音。她急忙摇醒余一,两个人安静的仔细聆听着,果然,风里多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异样声音。

    很快,声音近了。

    突然,一个秃毛马脸大鼻子小耳朵的高壮妖精出现在了安喜的视线内,他也一下子就看到了安喜和余一!

    高壮妖精眼神从小丫头身边的少年身上扫过,认出了这个病怏怏的少年只是客栈的那名跑堂,身上没有丝毫灵术的波动,他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喜的怪叫,没有一丝犹豫,双脚猛一蹬地,身体弹起,朝两个年轻人扑了过去!

    余一微微一笑,并不闪躲,那妖精微一愣神,突然感觉自己双脚麻木,似乎失去知觉,然后猛的意识到自己一蹬之下却并未跃起太高,仿佛刚才那一蹬之时没有用什么力气似的。

    然而他还什么都没想明白,已经嘭的一声,砸到了地上,失去了所有知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