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凰:第215章 吞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公子和阿习还没来呢。而且,他们的东西还在车上。

    宁姒盘膝打坐,不再予以理会。

    奈何静坐许久,心却始终静不下来。

    无法静心修习,转而凝出四灵体,看看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绽放。

    喜宝见过花灵,已经见多不怪。

    蜂尾花只剩最后两片花瓣裹着花芯,随时都能完全盛开的样子。奇怪的是,花朵上再次出现黑雾缭绕。

    这次的黑雾比上次浓厚得多,就像一团黑色的流动的棉花缠绕在蜂尾花上,与盈动的蓝光纠缠在一起。

    喜宝突然咦了一声,凑过来道:姐你看。

    喜宝指着蓝光与黑雾交汇之处:这花,好像在吞食黑雾呢!

    宁姒盯着蜂尾花看了许久,只见蓝光缓缓包围住一团黑雾,将其从主体上分离开来,直至完全包裹。

    最后,那一团黑雾慢慢消失在蓝光中,蓝光再次对另一团黑雾进行分离。

    可不就是喜宝所说的吞食?

    所以,之前的黑雾,也是被蜂尾花给吞掉了?花开的速度变快,是否与黑雾被吞食有关?

    最重要的是,这黑雾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马车突然停下,宁姒将花灵收起来,又闭上眼睛。

    车里的人都在想,肯定是季牧之和阿习追上来了。

    本该出现的声音却迟迟没有响起。

    我去看看。喜宝钻出马车,接着惊呼出声:姐!

    宁姒暗道不好,刚掀开帘子,一只冷箭破空而来。

    躲避不及,箭矢擦着她的肩膀钉在车壁上。

    车外,八个着装统一的男人手执刀剑,分列两侧,来势汹汹。

    这八个人的手里并没有弓箭,可见还有别的同伙躲在暗处。

    流光把驭马的缰绳交到喜宝手里,提剑落地。

    哎,我喜宝拿着缰绳手足无措。

    要命了,她哪里会驾车啊!

    哪里还走得了。宁姒将喜宝摁回车里,下车站到流光旁边。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风雨已至,逃是逃不掉的。40b;沉凰7a;54b;65b0;7a0;八八;7b;65f6;95f4;八9;八bfb;

    一出禁神墟,宁姒就把荷包给扔了。

    对她来说,禁神墟之行简直糟糕透顶,实在没什么值得纪念的。

    淬体之后竟是病恹恹的,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与季牧之更是算了,不想提。

    更何况,还是老板娘送的,谁知道那个女人对她存着怎样的居心?

    过一片荆棘林时,宁姒顺手就把荷包挂在了荆棘刺上。

    粉色的穗子随风摆动,带着几分被遗弃的可怜意味。

    一行人走远,荷包突然颤动了几下,冒出一缕红烟飘回禁神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