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六十七章 我不是背锅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天后,陆陆续续应该来到尼玛县城的人都已经来齐了,将近整个尼玛县里面的各个修行宗门都由自己的掌门,带领几个山峰主,几个长老,以及门派里面一两个非常精锐的弟子来到尼玛县城当中。

    很多人带着希望而来,很多人带着铸定而来,他们为什么铸定?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排名会在哪个位置,心里有底了,怎么还不铸定?

    一点都不慌,不心虚,不担心的来到了尼玛县城。

    这是还掌握在尼玛县令手中唯一的一块净土,对于每个修仙门派的资源划分,需要盖上他的官印,才能够彻底的生效,得到这天地间的认可,得到来自于天火帝国的认可,才能够正常的去开发资源,让一个门派不断的变强或者变弱。

    现在尼玛县令的二伯却还想用另外一种手段,准备强势插入其中,利用自己手中的很多手段,在暗中就联合好了很多门派的掌门,让他们在他的安排之下获得不同的资源,不同的尼玛县城武斗排名,让他获得更多的资源与利益。

    这就触碰到了在尼玛县令心中唯一,也是最后一根心弦。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没有去破坏自己二伯的行为,他二伯的计划。

    他只是在未来自己二伯的计划已经完成,正要实施的时候为其加点佐料,多点变数。

    李二就是那个变数,如果没有李二,他也会在其他宗门里找到一个比较强势的新秀弟子出来充当变数的,李二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却不是一个注定的结果。

    李二去挑战那些尼玛县令二伯承诺过名次位置的门派,一个一个将他们击败,那么尼玛县令就什么都不用做了,那些门派,那些门派的掌门人自然会去找尼玛县令二伯的麻烦。

    在尼玛县令的身边有很多他二伯的人,在尼玛现令二伯的身边也有很多尼玛县令的人。

    二伯爷,二伯爷!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好久都没有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尼玛县令二伯也走了出来。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范静静看见了自己的二伯爷,非常的开心,一蹦一跳地跑过去打招呼。

    老人只是斜斜的看了范静静一眼,没有说话。

    范静静直直的跑了过去,跑到他的身边,抱着他坐在这次整个尼玛县城为了武斗,为所有来参加县城武斗准备的一个大型擂台最北方的一张凳子上面的大腿。

    他才用自己的手去拍了拍范静静的肩膀。

    整个尼玛县里面的修仙宗门都会来参加的一场武斗,尼玛县城里面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管是各个街道还是比武的擂台都已经被提前准备好了的。

    每一个在天火帝国里面的县城都会每过十年一次开启武斗,所以说一般来说,除了新建的县城,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武斗擂台来为每一个,每十年一届的武斗擂台做好准备。

    尼玛县不是一个新建的郡县,已经建立不知道多久了,在尼玛县城里就有一个从外面看起来不是特别的大,但又是一个运用了无数秘法,里面非常巨大的武斗擂台。

    在武斗擂台的四周一共有50很非常巨大的石柱,分为50个方向不断朝着天空顶去。

    每一根柱子都为纯天然的白玉雕刻而成,上面有的雕刻着各种野兽,有的雕刻着龙马,有的雕刻着神龙,有的雕刻着凤凰,很多很多的各种珍禽异兽,还有一些神鬼图像等等。

    每一根石柱的大小也不大,大概是一个人的大腿这么大,有十几米这么高,远远的看去还是非常宏观的。

    在武斗擂台上除了几十根柱子,就是一大片非常平整的花岗岩石铺在大地之上。

    花岗岩石为普通石头当中最为坚硬的一种,此刻就有一整块非常巨大的花岗岩石放在尼玛县城里面很大的一片空地之上,组成了整个武斗擂台。

    在这一块石头上也雕刻出了很多的铭文,用以加固武斗擂台的坚硬程度,让他不会被在武斗当中的人击碎。

    在擂台的四周以三个方向,东南西,还有三个呈现外八字形状,不断朝外面延伸的观众看台,每一个方向有10万个看台,一排比起一排高,这个就是这个尼玛县城武斗擂台的另外一处玄机了,从外面看不大,到了里面一看,就和尼玛县城一般,不知道勾画了多少叠加空间的铭文,让其内部空间无比的宽广。

    在正北方向,也就是背对着尼玛县衙的方向看台为最特别,也有一些普通的看台,但数量远远不足十万,除了这些普通看台,还有一栋看起来非常高大的建筑物,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临时搭出来的棚子,与其他三个方向的看台截然不同,除了那一个像是临时搭出来的棚子,在棚子的正上面大概七步开外,还有一个高台,高台看起来十分的普通,附近还有一个不朽原木雕刻而成的栏杆,用以撑着放手什么的。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应该就是在等下尼玛县城武斗要开始的时候,主持武斗的人走上去,主持这个武斗的高台了。

    再加上他在最近还被自己的女儿伤了一扳手,伤了他的心。

    尼玛县令的女儿范静静带着一种鄙视,一种看不起的眼神看着范剑:在我们尼玛县随便卖点东西都需要出城证,入城证,一大堆证,采药证,卖药证各种证的吗?就连五岁的小孩子都要办证?

    这句话刺痛了他的心,范剑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是个太坏的人,他二伯做的事情有点过界了,在他看来。

    他在自己当二十几年县令的时间里也真的做到了父母官的感觉,对自己的子民很好,他现在忍受不住自己二伯的怒火,要站出来为自己的子民说点话,做点事了。

    再加上他心目当中的种种,一点一点的疑惑,一个一个的疑点,他肯定都要全部弄清楚,现在不动手以后或许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了,这个时候李二出现了,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也现,此时不动手,何时再动?

    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做起来就必须要雷厉风行,势不可挡,一定要彻底把自己的二伯做死,不然就有可能覆灭的不是他的二伯,而是他自己,他这个尼玛县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