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四章 恩怨情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事,刚才摔了一跤,大家继续吃饭,吃饭。

    刘谋说道,脸上带着笑,但是在他说话的时候,却看都不敢看李二一眼,在他的声音当中谁都能够听见无尽的委屈和哭腔。

    听见了刘谋的解释,还有他声音当中的委屈,谁能相信?刘谋说的话可能有人相信,但是李二绝对不相信,他静静地看着刘谋:你不说是吧?你不说等下我出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我就不信在刚才发生了的一切就没有一个人听见,看见了,摔一跤能摔成你这样,满脸都是血,还鼻青脸肿的,我也真的是佩服啊!

    李二淡淡的说道,说着拍了拍刘谋的肩膀就要朝外走。

    不用去了,我,我,我被人打了。

    刘谋说道,就在李二刚想朝外走的时候他说话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眼泪瞬间流出眼眶,虽然他很坚强,虽然他在有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但是当刘谋的内心深处,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现在心中有了委屈,他可以忍,但是当这个委屈找到了一个缺口要决堤的时候,也不是他可以阻止的,眼泪哗哗的流。

    哭什么,被人打了打回去就好了,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要活出自己的风采,自己的感觉,傲立于这天地之间!

    不,不,不行,他们是先我们三年进来的普通弟子师兄,虽然用了三年他们还没有打开灵脉,但是早我们三年修行,他们的身体,还有懂得的一些秘法也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刚才你们怎么知道我脸上有血啊,我记得我洗了,等下我们吃完饭大概十点半的时候流云师兄还要过来帮我们安排以后的生活职业呢!像我们这种才刚刚进门的弟子修行秘法还不够强是不能出去猎杀奇兽的,只能做一些生活职业换取贡献值了,然后为以后的修行打好基础,大家万不能为了我的事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刘谋说道,他总算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了,同时再一次的证明他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被人打了,先不说对错还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先去洗簌了一番,整理了自己的仪容,感觉自己没有了问题才过来,哪里知道百密一疏,又有鲜血溢了出来都不知道,直到被李二等人点醒,真的是相当的可怕啊!可怕!

    哼,早我们几年进入宗门还没有打开灵脉又是多么可怕的敌人,再说我们几个打开灵敏不是迟早的事情,被人打了岂能不还手,我们没有修过仙难道没有看见过别人修仙,没有看过一些神怪小说,说修仙修的就是一种心性,跟着自己的心走或许更好,这被人打了都不敢还手,以后还能如何面对在自己修行当中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呢?

    李二的心态该怎么说呢?也是那种有点不逊,睚眦必报的感觉,这都源自于他看过的一本神怪小说,小说里面的主角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睚眦必报,不管针对谁,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存在,还活着,就会疯狂反扑,疯狂的往前面冲,只要你没有把我干掉,我就会义无反顾的朝你发动突袭,进行反击,不断的前进,前进,前进,无坚不摧,无孔不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李二喜欢那种感觉,其次这次本来是刘谋的事,李二为什么强行揽在身呢?那都是因为李二也是一个极度重感情的人,他从小就因为很多的原因没有得到过多少的友谊,他的家庭情况不好,所以说他在村里面上私塾的时候也经常遭人欺负的,他有一次和同学闹矛盾打了同学,他的母亲到私塾就给同学,还有他的父母下跪,道歉,李二永远记得母亲的话,你怎么能打别人呢?我多希望你被人打了啊!你打到别人要赔医疗费,我们都赔不起,你被别人打了,是别人赔我们钱,李二的母亲是抱着自己的儿子哭的,他知道母亲不是不疼自己,只是命运使然,也是因为这些原因,让他想要修仙,想要成为强者,沉浸在了村子里面唯一的两本神怪小说里面,村里一共五分本,两本神怪小说李二都看过,现实与非现实的双向交替养成了现在李二的心态,睚眦必报,但也能忍,只要不超过一定的界限,但是这一次却有人触碰到了他的界限,打了才刚刚才在李二看来他有大恩的刘谋。

    在晚上很冷的时候,你一个人没有被子卷成一团的那种感觉,如果没有体验过普通人是无法理解的,就是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突然有一床温暖的被子盖在你的身上,那种温暖下来的感觉,你可能有,但是也有可能没有,而李二则体验到了,那么

    他将永远的记得这一切,结果在第二天,给予他这种温暖的人被打了,他能不爆炸吗?

    从小到大李二得到的关心就很少,现在有人关心他了,第二天就被打了。

    这比亲自打李二来的更让他恼火,所以,他爆炸了。

    李二一个人朝前走了,他不用问谁打了刘某,他走了出去之后就在看,就在听,果然有很多人在讨论刚才刘谋被打的事情,但是大部分都是在嘲笑刘谋,没有几个帮他说话的,直到他看见两个还在张牙舞爪,十分豪气,得意的飘渺宗的弟子一脚踩在一张凳子上面,一屁股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面吃饭,他们大声的讨论着。

    我王志志,说我要排在他的前面,他说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不给我面子嘛!是不是?那不是明显让我们打他嘛!是不是?

    其中一个人大声的说道,霸气侧漏,他正在吃饭,身边还有一点那种拥有灵气的食物,有一块专门供放这种灵气食物的铁铁盘。

    刘谋则静静的跟在李二身后不远十几步开外,他的内心很纠结,一想阻止李二过来帮他报仇,按照他的想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人几年都没有打开灵脉,我刘谋可不一定,打开了灵敏再说,可惜李二是那种报仇从早到晚的人,而且走的很快,没有给刘谋反应时间就走远了,刘谋就处于了这种想要阻止,又不想阻止,想要看着李二能不能帮他报仇,帮他报仇的那种心态,其实在刘谋的内心深处,他也想要报仇的。

    蓬的一声,突然整个膳食堂的人都听见了一声铁盆敲在人脸上的声音,李二走了过去话都没有说,双手拿着铁盆朝后一扬,朝前一砸,正好砸在王志志的脸上,王志志和他的朋友都来不及反应,李二的手又朝后一甩,再朝前一砸,铛铛铛不断的砸,不断的砸,连续的声音出现了。

    一张好好的脸,差点被李二打平,王志志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修行人,灵脉都没有打开,虽然可能比普通人强一点,但是能强到哪里去?他的皮肉会比起铁盘这种钢铁更硬吗?那是不存在的,瞬间被打得晕头转向,晕了过去。

    王志志的朋友看见了李二满身的杀气,还有满脸都是血的王志志,李二带着一种杀气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王治郅的朋友好像看见了一头猛兽一样打了一个哆嗦: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他大声的说道,就像一个遇到了十几个悍匪的小姑娘。

    就是你们打的我朋友?

    李二淡淡的问。

    不,不,不是我,是王志志一个人打的,是王志志一个人打的,他一个人打的。

    王治郅的朋友连忙解释道,他不傻,很快就想明白了李二的来意和愿意,李二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因为像这种吓破胆的人,根本就没有前途的,李二就继续一个人回头带着一种很灿烂的笑容走向了刘谋:你看,他们能有多厉害,是不是?还不是被我摆平了?

    李二淡淡的说道,带着一种灿烂的笑容。

    刘谋又要哭了,哭得比刚才更大声,眼泪更多了。

    早上可能11点钟左右,李二他们已经完成了分配,李二被分配到了帮助飘渺宗的炼丹采药部门去种植灵药,他来到了是自己被分配的药园子里面,在这里已经有了很多很多的药草。

    蓬的一声,突然药园子的门被人推开。

    就是你,你,你

    对,对,就是他!

    王志志出现在了李掌管的药园里面,他对着李二说道,本来想问是不是李二打了他,然后想起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不过就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在他旁边那个王志志的朋友又开始说话了。

    对,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