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142章 自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小子,身法不错啊!

    仓木夸奖李二,李二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在刚才做了什么吗?他在刚才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剑剑气袭来,他的双眼判断出剑气袭来的大致方位,朝着左边走了半步,仅仅半,就躲过了一条剑气,他多余的动作一个都没有,就能说身法很好了吗?就算李二平常有点厚脸皮,现在都感觉有点敌不住了。

    你应该是一个不错的苗子,可惜不是我们姜城内部的人,不然我肯定要收你为徒,你的身法如此优秀,能够随意地躲过我的一击。

    仓木继续不假言辞的夸奖李二,他和李二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把自己的剑朝着天空一抛: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你是一个姜城外部的人,而且还在我姜城内部杀人,我就有不得不和你战斗,不得不将你从这世间抹杀理由。

    仓木说道,他的剑只是被他随意的朝着天空丢,就停在了半空当中,他的双手开始捏出一个一个的剑诀:剑!凌云。

    他用出了自己的一招大招。

    知道什么是自然吗?自然就是没有规律,根本无法预测的一种行为,动作,感觉。

    苍鹭的剑,特别是他的凌云大招,就是属于那种无法预判,没有规则的一种攻击招式,他把自己剑放在空中,感受李二身边四周风的轨迹,云摇曳的姿势。

    他的剑还会分出一道一道的剑影,每一道剑影都有剑本身的势力,应对着李二四周风和云的位置,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轨迹,不同的速度与变化对李二发动攻击。

    他自己不用动,只需要不断的在自己的剑上加持一招招,一道道剑招需要消耗的力量就可以了。

    剑开始由四面八方朝着李二攻击,每一道攻击,每一道剑影都有着决然不同的方向,截然不同的轨迹,这是一招很取巧的攻击大招,如果一个人要对另外一个人使用大招,做到全覆盖性的无差别攻击,还要每一剑,每一招的攻击轨迹不同,方向不同,不说一个人做不做得到,反正很难,至少需要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奔袭到自己的敌人四周才能做到,仓木的这一招呢?

    他干脆什么都不管,只用自己的剑去掌握四周的风云变化,按照他们应对四周风云的变化不断对着李二攻击就好了,更轻松。

    李二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感觉自己的眼睛要欺骗他,仓木对他发动的攻击太奇怪了,剑可以随着天空的云或者风不断变化,不断的移动,在攻击当中突然折断,再由另外一个方向朝着李二杀去都是有可能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李二因为看着自己身边的剑,朝着左边或者右边旋转一下,绕了一个弯,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防,被几剑划伤了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气往哪里撒,这些剑打的他没有脾气。

    李夏雨的痛喊声就传了过来,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李二和仓木纷纷回头一看,看向了在和范建战斗的李夏雨。

    仓木十分的担心李夏雨,忘记了自己还在和李二战斗,仓皇地把自己的杀李二的剑收了回来,朝着李夏雨与范建冲去,他要去救李夏雨。

    他和李夏雨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的好,在他的印象中李夏雨还不是一个好人,他并不怎么喜欢李夏雨,但是他在刚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李夏雨非常恭敬的叫了他一声仓木爷爷,这声爷爷叫的,他很受用,很爽。就算这个后辈在做很多事情上面不是特别科学,他至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身份。

    在仓木的心中连续闪过两个自己,两个都是自己,却代表了两个不同的人。

    在李二自己的那一群人当中论实力李二自然是最强的,不过要论道人生阅历,论道一些江湖经验上,自然是范建更强,懂得更多,他看见李秋兰的爷爷对自己人动手,对那一些血红色的士兵动手之际,就猜想到了一些可能会在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早早的就知道李秋兰的爷爷可能要对姜白雪动手了,在暗中也做了不少的准备。

    看着对着自己一掌拍来的手,范建也反手一掌迎了过去,他打不过李夏雨,没有关系,他要做的不是和李夏雨战斗,在范建掌心之处还有大概只有短短小半寸,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的一根细小铁针。

    双掌交击,细针带给李夏雨的痛楚,还没有他和范建双掌撞在一起,造成那样的疼痛,李夏雨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继续朝前走去。

    十几根巨大的狼牙棒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直直的朝着李夏雨身体打去,没有太多繁复的准备,没有很神奇的各种神光,就是非常普通的十几根狼牙棒,非常普通的朝着李夏雨的身体打去,李夏雨吃了一惊,在这些狼牙棒上并没有很多神异的神光,就是说不管这些武器,还是攻击他的攻击招式,都是一些非常普通的攻击招式了,这非常普通的武器,非常普通的攻击招式会给他造成威胁吗?这不存在的,不过被打中也会很难受吧,李夏雨显得有点慌乱,连忙朝后一个跳闪,想要躲过,却没有躲过,狼牙棒来的速度太快了,他竖起自己的双臂,也来不及做出什么防护措施,就直接上去挡住一根狼牙棒。

    蓬蓬蓬一根一根的狼牙棒,就像打沙包一样打在李夏雨的身上,他双手上面传来的剧痛让他难以忍受,它只是一个修仙人,没有很强大的体魄,他看见自己的两两只手被一根狼牙棒彻底打断,以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朝着自己身体这边弯曲着,只凭借着一节断骨在堪堪的支撑着在自己的手臂之上。

    李夏雨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痛喝声,这是他好久都没有享受过的疼痛,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燃烧,想要晕倒过去,但是他自己不能晕倒过去,他还有很多大事,很多细节没有做完,没有交代清楚呢!

    一旁仓木和李二的战斗还没有怎么正式开大,在很原处仓木对着李二斩了一件对着他飞来,就有一道剑气斜斜的来到李二的身边,势不可挡,李二只是随意的朝着左边走了半步,就躲过了这一招剑气的侵袭。

    剑气虽然十分犀利,威力无穷,攻击范围却很窄,李二轻松躲过了剑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