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一一五章 一对鸳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表情十分的复杂,李二把他怎么了?

    李二和王自大战斗一直都在用手,没有用过脚,现在李二用脚了,一脚对着王自大的胯下踢去。

    李二的巨力,王自大的胯下,哈哈哈!

    他的铠甲真的很强,他的铠甲是他自己亲手祭炼的,基本上做到了全方位三百六度的防御,除了——胯下!

    谁tm没事给自己那处添加防御,穿上一套小型的铠甲啊!

    这是他唯一疏忽的地方,现在被李二一脚踢了过去。

    那种感觉,啊啊啊!李二好像听见了一阵蛋碎的声音,王自大只感觉自己的蛋好像被李二从胯下踢到了肚子里面,怎么都感觉不到了。

    那种剧痛传来,就连他的神经都不能忍受,传入大脑之际,脸上的表情自然十分难看,在刚才还气势汹汹,不断攻击李二,现在双腿一夹,整个人斜斜的倒了下去。

    现在的一些女生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众男生齐齐把自己的双腿一并,感觉自己的胯下有一道寒意,从这一战之后,多少见过这一战的人,都为自己的胯下添加了不少的天材地宝,增加了防御,只不过也没有多少人了,参加这一战的人基本上都快死光了。

    从战斗之初王自大和张有权在尼玛县衙中疯狂的屠戮,到现在张有权被李二一爪抓住了喉咙,一脚踢碎了王自大的蛋。

    王自大倒在了一旁,李二静静的看着张有权:的确,在这一个充满了无尽机缘,到处都是修仙者的世界,强者为尊,但是也不代表着弱者绝对没有生存的权利!

    飘渺宗主想要阻止李二,李二听见了他的声音,他可以选择听飘渺宗主的话,但是他没有听飘渺宗主的话,将张有权的脖子一扭,张有权就死了。

    剩下来的一个王自大:宗主,你感觉如果我放了他们,他们会放我们吗?事情已经发生了,其实在有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这样天真。

    李二说道,在这时他一点都不像李二,辩驳的飘渺宗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二。

    如果这世间真的没有留给弱者一丝生存的权利,那么我,我将赋予那些弱者,留在我的身边获得更好,更加光辉灿烂的生存的权利。

    李二说道,他高高在上就像一尊非常高大,非常威猛,像是一尊留守在这世间的神明一般看着王自大,在李二的脸上不知道为何出现了一幕笑容。

    他静静的抬起自己的脚,想要一脚朝着王自大踩去了,这一脚如果踩中,这是李二的必杀大招,他的有意而为,现在王自大很疼,肯定不能自保,死定了。

    在王自大的脸上不知道为何也出现了一股笑容,他不疼吗?

    他依然很疼,他也在笑:就凭你,可能吗?做得到吗?

    王自大问,李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脚而下。

    就像刚才说的,现在的王自大是不能自保的,果然不能自保,随着李二的一脚而下,他的头就好像一个西瓜一般,被李二踩碎了,骨头渣子到处乱飞,脑浆,脑花什么的溅的到处都是,还粘上了李二的脚和一节裤腿管。

    鲜血开始从王自大已经被李二踩烂的脑袋里面不断流出,流出。

    他和张有权就死了,这一对苦命鸳鸳,他们在很久之前享受过人间极乐,这一次本来也该享受的,也准备享受的,结果却还没有来得及享受,非常选择了一个错误的答案,杀完所有在尼玛县衙中的人,杀完所有知道这一件事情的人,杀掉大部分他们可以在尼玛县城中被他们杀的人,好掩饰这一件事情。

    他们遇到了李二,一个他们根本看不起,他们感觉自己就是这尼玛县城的天,自己就是尼玛县城的神,他们就是最强的,在这一个地方没有人是他们对手,他们死了,他们估计错了,也选择了一个错误的答案。

    不过还好,两个人是差不多死在一起的,还是死在同一天的,或许这也算是他们的缘吧!

    两个非常可怕的杀神被李二杀死了,情势斗转的好厉害,刚才好像李二还险况突发,张以凤把姜白雪抱回房间,再走出来时,她就发现在屋外没有动静了,难道?

    李二输了!

    她只在自己的心中这样想着,这么快的结束战斗,她可不觉得是李二赢了。

    她快步的走了出来,在屋外基本上就和她在刚才感觉的差不多,十分的安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出现。

    姜白雪不知道说什么,十几个蛮族少女,在理论上就是李二的人,是他的附庸存在,现在李二和别人的战斗,李二赢了,他们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与权利说点什么,点评什么吧!

    飘渺宗主等人则对李二感觉有一点疏远了,在刚才飘渺宗主想给李二建议的时候,直接被李二拒绝,李二还和飘渺宗主争锋相对的说了一句话,说飘渺宗主天真,这,这

    现在飘渺宗主不说话,他们怎么敢随意的说话呢?

    远处,就当此刻李二和许多站在菊花阁内的飘渺宗主等人十分尴尬之际,传来了一阵咆哮声。

    两个竖子!

    如同惊雷,如同一头猛虎,一条蛟龙在咆哮一样,气吞天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