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一二五章 别无二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就是现在姜城之中多少明智之士,已经察觉到13大国阴谋的人心中的疲惫,他们真的生出了一种,在自己身边为什么有这么多猪队友的感觉?    在姜城当中多少个权力机构的当家人都得了来自十三大国不同君主的承诺,在未来帮助他们获得姜城最高的权利,他们付出的也非常少,全面开启姜城与他们的合作,开启贸易,文化交流,武技秘典等等的交流,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十三大国的人真的很善良,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想让姜城的人吃亏。

    在姜城之中能够做到各个权力机构首脑的人,他们也不傻,也纷纷保留了自己一部分的心思,只相信十三大国给他们承诺的一半,但就是这一半让他们做出一些对于姜城很不好的事情,对于一些目前正在阻止13大国阴谋的人很不好的事情。

    13大国不是去姜城寻求合作的,他们只是想去分裂这一个古老的城市,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姜城之中的人,他们知道13大国来找他们来者不善,他们也真的很想要获得更大的权利,也都知道自己在与虎谋皮,还是想那样做,这也是一次机会,难道不是吗?    还有的人想过河拆桥,自己先和十三大国中的某一个君主合作,等到自己当上了城主,获得了更大的权力,再一脚踢开十三大国的君主,他们只是在单纯的借助13大国的力量登上姜城的顶峰。

    一时狼烟四起,姜城子上充满的阴谋诡计,谁也不相信谁,谁也无法相信谁。

    都在等机会,在江城之外十三大国的人在等,在姜城内十三大国与姜城的某些人也在等。

    战胜一个很强的人,可能非常的难,战胜一个很强大的势力,却未必有那么难。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看着前面那无尽的士兵,范建问,他们怎么穿越那些士兵呢?    飞过去,自然不可能,还有一百多里路,肯定会被人发现,直接走过去吗?更不可能,自己为什么要往姜城走,前面还有这么多士兵,摆明对姜城来者不善,打过去吗?李二等人一共二十几个人去打几十万人,这不科学,一时李二等人为难起来,呆在姜原地进退维谷。

    一个黑暗的影子出现在李二等人的身后,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他就像从地面上生出来的一样,慢慢的从地上飘了出来,飘到大地上面来:你们想进入江城吗?    他问,他的声音慢慢的传来。

    直到这个人发出声音,李二等人才打了一个激灵,感觉到不可思议,在自己的身后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敌人?以一种很慢的速度回过头来看向了他。

    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是这你们懂的,你们这里有大概——    那人随意地数了数李二等人的人数,他全身都套在一套黑色的袍子里,看不清他的模样。

    你们大概23个人,对吧?每个人给我20块灵石就可以了,我送你们前往姜城。

    那一个全身都在黑色袍子下面的人说道。

    20块灵石一个人?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怎么相信你呢?你凭什么说有本事带我们走进姜城呢?在我们的面前可不是一兵一卒,而是150里地的百万大军。

    范建还是比较老成的,他问眼前这一个身着黑色袍子的人。

    看你们现在的模样,纯粹怀疑我的模样,在我之前没有遇到其他过来问你们要不要进去姜城的人吧!你们现在可能和我一样的疑惑,一头雾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来这姜城之下做什么,得到的命令是驻扎,不是进攻,也不是围困,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姜,不算长,也不算短,有个十几天了,依然没有任何的其他命令传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最近一段时间有很多很多的人想要进入江城,我们的命运是围困,起初有百万大军停在姜城之完,那些人也不敢轻易造次,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掏出了海量的灵石说,能不能让一个中队长放他进入姜城,那一支军队我们就不说了,是哪个国家的,我们也不说了,拒绝了,结果有了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人,第三个人,所有驻扎在姜城在的军队士兵,包括我们雪霜帝国中军的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遇到了前来问我们能不能使用灵石买一条小路,进入姜城的通道,我们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别人送灵石给我们进入姜城,我们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入姜城赚点灵石呢?我们的任务,我们得到的命令,没有说不让人进入姜城,这虽然听起来好像很不可思议,但是真的已经变成了一门生意,有一定的竞争性了,需要像我这样的小兵到处去拉人,想办法让他们从我们小队的特殊通道进入姜城,以赚取更多的灵石,最近我们都不知道放多人进入姜城,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想要进入姜城,现在我们采取的做法就是百万大军彻底地将每一个死角都给堵死,只能够通过我们的特殊通道进入姜城,缴纳灵石的人才能进入姜城,其他任何想要私自闯入姜城的人杀无赦,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切,愿意掏灵石大摇大摆的跟着我走进姜城呢?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偷偷摸摸的进入姜城,与我百万大军激战?    那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人继续说道,他说的话很简单。

很直白,李二等人一听就懂。

    现在应该怎么选?一人20块灵石,这是一笔巨款,也算是一条可以行走的道路,二十几个人去单挑百万大军的权威,这个就有点虚,有点悬了,基本上就是一条死路一条,范建咬了咬牙:那,您这个,这个,我们是真心实意前往姜城的,您这个价格有点高,你看能不能少一点价格?    范建说道。

    这个是不可以的。

    对面那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人摇了摇头说道,范建刚又想说什么,他对着范建摇了摇自己的手指,示意范建不要说话:我知道你的意思,在刚才我说过我们这个已经变成一门生意,有竞争性,你的意思不找我们,还可以去找其他人,看其他人愿不愿意降价,借此威胁我,看我能不能给你降价,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们百万大军当中这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都知道这是这一门生意,这一门生意就只有我们在做,我们在做的就是独家生意,我们十三大国的每一个国家的军队就在一起商量过价格,不能降价,一降价就对我们整个百万大军联盟发出挑战,伤害不是某一个小队,某一个国家的军队,而是我们的这个整体,我们的独家生意,独家生意就是价格越高,赚的越狠,所以在我们之中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为你们降低价格的,你们只能选择相信我,跟着我走,付出我给的价格,我带你们进入姜城,或者选择一个其他人,相信他,给他同样我报出来的价格,跟着他一起进入姜城。

    那个身穿黑色袍子的人说道,他一句话就道出了范建的心思,看来他已经不是第一个遇到像范建这种人想讲价格的人了。

    死在敌人手上不可怕,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才可怕,而且悲催,而且痛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