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修真:第一零七章 暴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我,在我们尼玛县衙之中的李二,杀掉了荆州牧城刘不备大人的儿子,刘九九!

    那一个公差说道,一声大喊。

    他的声音的确很大,尼玛县令,张有权,王自大三人齐齐震惊了,傻眼了,望着这一个公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在刚才听见了什么啊?

    尼玛县令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什么?什么情况这是,什么节奏,他完全摸不清楚情况了。

    张有权和王自大互相握住的手都一疆,没有松开。

    王自大则在自己的心中也在各种权衡,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他在自己的心中想着,不要说尼玛县令了,就算王自大在此刻的心里都是天旋地转的,只感觉自己不断的变小,天地不断变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这三人中,可能就只要张有权最冷静,因为这和他的关系不大。

    他赶紧在自己的手中捏了捏王自大,王自大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你,你在说什么?在你们此刻尼玛县衙之中的什么杀死了荆州牧刘不备大人的儿子,是哪一个儿子,是被谁杀的?

    王自大在刚才还自持身份,在现在他也感觉事情很大,出大事的时候,也不再自持身份了,在刚才这个公差说的话,他也是听的一清二楚的,都听清楚了,但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来。

    荆州牧大人的第九个儿子刘九九,被在我们尼玛县衙里面的李二给杀了,这是通缉令,通缉令上说,只要举报,提供资料,或者杀死李二,一切对这件事情,对通缉李二,抓住李二有帮助的,都可以获得奖励,我,我,我这算是举报,我能有奖励吗?我能得到整个荆州大城之下天地气运的加持吗?可以在未来获得一个很好的前途吗?

    那一个公差说道,他在说什么王自大只听见了前面一小节,只听见了第九个儿子那里,他就知道是谁了,整个人傻住了。

    尼玛县令和张有权则把那个公差说的话,全部给听了进去,二人只是在心中冷喝,哼!还想要奖励,将nm的一个西瓜皮啊!奖励,这个人不会是傻子吧?

    都在自己的心中想着。

    尼玛县衙一间非常普通的会客厅里面,只有三个人在这里,尼玛县令,张有权,王自大。

    王自大叹了一口: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王自大淡淡的说道。

    尼玛县令没有回答,现在有两个大人在,哪里轮得到他说话呢?

    这个,这个被杀就是那个九公子吗?

    张有权说话了,他和王自大互相牵着的手已经松开。

    在这间会客厅里面有一张桌子,两张高凳,一个茶机,两条长椅。

    尼玛县令有地方可以坐的,他没有坐。

    张有权和王自大坐在了两张高凳上,身子可以倚靠在桌子上面,看起来有点苦恼,有点惬意,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在商量着什么一般!

    如果刘九九不是荆州牧的儿子,如果刘九九是他的儿子,不知道被揍多少次了。

    王自大此刻在自己的心里十分恼火,一点都不好过,张有权一直在他的身边陪着王自大,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他们二人靠得很近,谁也没有注意道,王自大的手竟然和张有权的手牵在了一起,两个人还没有半点丝毫不接,或者反感,或者不适应的感觉。

    这是什么情况?

    再来说一下已经从荆州送到尼玛县城里面来的通缉令吧!

    没有一张被拿出去贴的,全部都放在了尼玛县衙当中,只有一部分内部人员知道。

    这是一件大事,没有尼玛县令的首肯,谁敢轻易拿出去张贴啊?

    再说,在尼玛县衙里面的大部分公差都认识李二,对李二的印象还不错,感觉他是一个好人,现在突然来了一张通缉令,他们也很为难,到底是抓不住?

    此前尼玛县令没有回来,自然没有人出去张贴,贴了也没用,都知道李二在哪里,不是吗?

    尼玛县衙之中不只是有尼玛县令的人,还有他二伯的人,尼玛县令的二伯现在可比尼玛县令更难过啊!简称头皮发麻中,哪里还有闲工夫去管李二的事?

    他自己的事都已经乱成了一对麻,全部下令按兵不动,现在正在全力的转移自己暗中的力量,这么多年他在暗中发展起来的可怕力量,可不能瞬间曝光了,先不说这本身就是一支不能出现在人前的力量,不管是来自于雪霜帝国,还是天火帝国,就算他呆在的泥巴大城,荆州牧城治下,被人发现了,那句话怎么说来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