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镇云行:第206章 踪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重复什么。云策瞥了他一眼,懒懒地说道,掩日教有两个主人也不无不可,只是日后要委屈你些了,‘教主夫人’。

    最后四个字,云策说的一字一顿,像是为了报复一般。

    司舟却没觉得侮辱,相反笑意更甚,好,都依你。

    司舟微微一叹,转过身一手将她头轻轻按至胸膛,温柔地说道,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强颜欢笑。

    被堵住的洪水终于绝提而下,大滴大滴的眼泪滑落下来,浸湿了黑袍,留下一道道泪痕。

    云策一手扯着司舟腰间的衣袍,死死咬住牙关,倔强地不愿哭出声,但眼泪依旧如洪水决堤倾泻而出。

    司舟心疼地用手不断抚着披散在她背后的墨发,声音极轻地说道,音华毕竟与你有养育之恩,下不去手是正常,莫要心生内疚。

    听了这句话,云策将头埋的更深了,就连扯着衣衫的那手指都弓了起来,指甲不由深深现在司舟的皮肉里。

    司舟仿若未觉的笑了笑,继续轻声安慰着她,荒月族有八百暗卫和朔楚守着,以后迟早会兴盛起来,你的父母兄姐也相继投胎转世,以他们前世的功德,迟早也会得了仙籍,再现人世,你看阿良不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吗。

    你要放不下他们,解决完一切事情后,我便陪着你周游六界,寻你父母兄姐的转世,若寻不到,我便去冥界将那生死簿抢过来看上一看,准能寻到。

    冥王和判官才有资格看的生死簿岂是说抢就抢的。云策沙哑不清地吐出一句话。

    司舟嘴角咧出一个笑容,爱怜地将下颚抵着她的发间,轻轻说道,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睡了三十年,嘴巴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云策将他推开,用通红的眼眶瞪了他一眼,随即说道,走吧,再不过去,舞弘就要将夜一给烦死了。

    好。见云策神色转后,司舟不由咧嘴一笑,复而又牵上了她,一如当初那般,低垂着眸子,要这样走。

    往昔的回忆涌现出来,云策面颊闪过一丝红晕,紧接着就拉着他朝远方疾飞而去,甚至连踏雪都忘记唤了出来。

    身侧的司舟见状笑意更甚,一双桃花眼登时弯成了月牙。

    舞弘自打听了司舟复活的消息,就急不可耐的从掩日教日夜不休的兼程赶来。如今见司舟和云策迟迟没有出现,一个劲地在夜一面前来回踱步。

    夜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最后忍不住地说道,你急什么,就算司舟主人复活了,那也是和云策主人一起。

    闭嘴!舞弘像是被猫踩到尾巴,立即怒喝了一声,紧接着苦笑一声,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道,这个我自然晓得!只不过教主就算我对他失了那份心,但如今他再生,我又怎能不激动!莫说是我,你不也是吗!

    夜一眸光闪了闪,随即像是为了确定一样,重复了一遍,你真对他死心了?

    舞弘白眼一翻,难不成呢!到了如今她当真彻彻底底死了这心,且不说云策身份,就冲她为教主一路做的事情,她便是自叹不如,自己又拿什么与人争。

    夜一刚想说什么,忽然瞥见舞弘身后远方的两道身影,眼神登时亮了。

    不等他开口,舞弘自然明白了意思,立即转过身,随即便颤着双唇,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只见海天交际之处两道黑色的身影踏风而来,男人亦如往昔一样神色冷淡,处若不惊。却看着舞弘眼眶湿润。

    三十年里舞弘一直跟着云策,仙界,重塑肉身,这原本对他们而言是远在天边的事情,但却不知为何,舞弘心中坚定地相信云策会去这样做,主人一定会重新出现在面前。

    如今,他们的主人真应了自己所想,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怎能不感动。

    他们身后,跟着的是司舟百年来最忠诚的下属,此刻皆是默契地单膝跪地,恭敬地迎接着他们的主人。

    云策瞧着远处,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抚着食指上的血戒,道:这掩日教我管的怪累的,如今你回来了,还是自己管去吧。

    司舟按住她要拿下血戒的那只手,轻笑一声,聘礼都交了,焉有推回之说。

    聘礼?云策挑了挑眉毛,斜眼瞧着他,哪有这样让人劳心费神的聘礼?怎么看,都是我吃亏。

    司舟听闻放缓了速度,手指抚着她葱白小手的血戒,嘴角噙着笑意,劳心费神那是以前,以后你当教主,我便是你的‘媳妇’,自然要为你分忧解愁。

    你这人云策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完全没想到对方将自己当初对崔小妍那番说辞,记得清清楚楚。

    见对方笑得粲然,她一改怒容,嘴角也翘了起来,回过头打趣道,既然如此,日后我便再多收几个男宠,这后宫还需有劳‘教主夫人’打理了。

    司舟面色愣了愣,但转瞬就笑的如三月里的春风。

    云策脸沉了下去,你笑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